广告合作邮箱:mdcm1598@163.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西游记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2 13:03:35
隋末唐初,正是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一派繁荣景象。唐太宗李世民英明神伟,日理万机,正是一代明君。没想到由于李世民在隋末战争中,杀伐过重,违背天意,因此无意中竟然被妖孽缠身,几至病入膏肓,幸亏最后在高人指点下,左右亲信拼死保护,终于起死回生。从此,唐王李世民为了挽回昔日杀孽,开始笃信佛教,上行下效,由此中原佛风日盛。这一年,唐王决定召集海内得道高僧,举办法会,选出最精通佛法的高僧,将封为“圣僧”。一时间佛教各流各派无数高僧争相赶来,聚集长安,辩论佛法。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这场辩论历时百天,终于推举出第一高僧,而这位高僧法号玄奘,年纪不过弱冠,尤为出奇的是她还是一位尼姑,只不过日常做男僧打扮。唐太宗李世民听手下回报这位海内第一高僧玄奘法师竟是一位少年尼姑,不由得啧啧称奇。于是决定在法会上亲眼见见这位击败无数有道高僧的少年尼姑。本年九月初三日,黄道良辰,开启做七七四十九日水陆大会。太宗及文武百官,国戚皇亲,高僧名士,都来赴会,拈香听讲。这一天晴空万里,法会会场人山人海,场中有一高台讲坛,正是主讲僧宣讲的地方。正对讲坛的就是唐王就座的高台。四周都是达官贵人,高僧名士,足足有几千人,这时,唐王已经就座,远远望见那位玄奘法师年纪轻轻,长的眉清目秀。众人拜过唐王,玄奘开讲。刚刚讲了几句《受生度亡经》,坛下突然听人高喊,“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大家正听的入神,突然被人打断,定睛一看,在法坛边有两个游方僧人冲着玄奘喊话。场中顿时一片议论。这场法会由于唐王御架亲临,又有无数朝中显贵前来捧场,会场四周自然禁卫森严,闲杂人等难以靠近。加上场中法坛处更是众目睽睽,谁也不知道那两个游方僧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时,只听几声吆喝,几个护卫军士围了上来,就要将两个游方僧人拿下。“且慢,”玄奘法师喝住军士,紧走几步,下了讲坛,双眼直视那两个僧人,只见为首的那个身穿破衲,赤脚光头,相貌长的甚是平常。后面那个一副侍童打扮。那僧人也仔细的看玄奘法师,玄奘法师中等身高,身披藏青色僧衣,外罩一件绣金线大红袈裟,头戴一顶僧帽,容貌端庄秀美,声音文静柔和,竟是一名男装打扮的女修真。玄奘看定那游方僧人,说道:“贫僧自修法以来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还请这位师傅示下。”游方僧人扫了一眼全场,提高声音说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此言一出,场内登时一阵骚动。李世民听的仔细,站起来高声道:“你好大的口气,可敢上台一讲吗?”游方僧微微一笑,“这有何难。”说完携着侍童的手,两个人竟然就那么缓缓浮起,飘到高坛之上。此时四方祥云生起,那两个游方僧人现出金身,前面那个面如满月,托了净瓶杨柳,玉环穿绣扣,金莲足下深,竟是南海观世音菩萨,侍童身材纤细,低眉垂目,立在菩萨身后,正是木咤尊者。两人脚踏祥云,金光绕体,渐去渐远,转眼已经消失在空中,远远传来一句话:“欲得大乘佛法,前往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取回真经,可以修成正果。今日留下二宝赠与取经人。”满场几千听众,嘴里念着阿弥陀佛,全部下拜。再抬起头来,只见台上留着两件宝贝,一是九环锡杖,一是锦襕异宝袈裟。这时,场中众人有幸亲眼见到菩萨显圣,俱都兴奋不已,议论纷纷。玄奘走向唐王,俯身拜倒道:“陛下,菩萨显灵,乃大吉之兆。贫僧愿去西天求取真经,祈保我王江山永固。”唐王大喜,上前将玄奘扶起,这时,李世民才有机会细看玄奘,玄奘长的端庄文秀,给人一种纯真圣洁的味道。握着玄奘的双手,只觉得玄奘的手指修长,柔若无骨,白皙的脖颈上平滑无比,没有喉结,李世民心中登时有一种说不出的骚动,他眼睛紧紧盯着玄奘道:“好,难得大师愿为国出力。朕就封你为圣僧,三日后出发往西天取经。愿圣僧马到成功,到西天取回真经,佑我大唐。”深夜,唐宫后殿禅堂中,只有李世民和玄奘法师对坐其中。此刻,玄奘正在给唐王单独讲法。静静的禅堂中只有玄奘柔和优美的声音在回响。李世民表面上端坐在玄奘对面,好象听法听的入神,实际上双目却盯住玄奘秀美的面容不放。玄奘白嫩的双颊,隐隐透出健康的天然红晕,比之任何涂脂抹粉更能令人动心;在自然弯曲的眉毛下,点漆般的美眸比任何宝石更清亮炫人;虽然滑腻的光头上看不到一丝头发的影子,但是这不仅无损她的美丽,还强调了她完美无瑕的脑壳轮廓和秀美修长的粉项。虽然看不见裹在肥大僧袍下的身躯,想来也是纤细可人。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尤其那股端庄圣洁的样子,更是让人想将这不可侵犯的外壳粉碎。想着想着,唐太宗李世民竟然发起呆来。“陛下,陛下”,接连几声甜美的声音呼唤,李世民才惊醒过来。一边装咳掩饰自己的失态,一边柔声问玄奘:“圣僧讲的太好了。孤有一事不明,听说圣僧自幼就入了佛门,可有此事?”玄奘见问,柔声娓娓道来。原来,玄奘乃其母梦佛而生,虽为女身,却为了应梦,自幼出家,持斋受戒,在金山寺藏经阁中不理外务,苦读佛经,诚心事佛,一读就是十几年,心中竟然一丝凡念也不曾有过,这会还是头一次下山入世。唐太宗点点头,心中想起在会场近看玄奘那惊艳的感觉,当时就暗自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占有这动人的美女。现在不由得庆幸那时用“上西天取经须选良辰吉日,圣僧在此期间可为朕单独讲法”的理由,将玄奘召入宫中。“圣僧如此虔诚令人敬重,西行之事事关重大,法师这几天可以焚香沐浴,以示隆重。”“谢陛下。”说完,玄奘低头缓缓退下。李世民这个花丛老手望着玄奘白皙修长的脖颈,心里竟然控制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